逾 1.3 万地址获得空投,筹码分布集中

自上线以来便长期占据 NFT 日交易榜第一的知名项目 Bored Ape Yacht Club 于 3 月 17 日正式发行 ApeCoin(APE),并空投给持有 BAYC 和 MAYC 的用户。根据官方介绍,此举是为了探索 Web 3 的社群前沿。代币持有者不仅可以对 ApeCoin DAO 的治理提案进行投票,而且还可以享有 APE 生态的独家访问权限。美国《时代杂志》也已经宣布接受 APE 作为支付货币。

市场对 APE 的反应也相当热烈。截至 3 月 22 日,根据 CoinGecko 的数据,APE 报价约 11.13 美元,总市值已经达到约 14.67 亿美元,市值排名第 76 位。根据 Etherscan 的数据,最近 7 天内,APE 的链上交易次数达到约 18.86 万次,成为仅次于 WETH、USDT、USDC 和 STRONG 的第五大热门交易代币。

尽管 APE 并不是第一个 NFT 治理代币,但鉴于其项目的影响力,此次空投为近日稍显沉寂的 NFT 市场带来新的活力,抑或成为其他 NFT 代币空投的参考案例。这使得我们有必要回顾此次空投的过程:筹码如何分布?市场价格如何达成共识?各类用户在空投前后如何交易?其他 NFT 价格是否因空投预期而上涨?PANews 旗下数据新闻专栏 PAData 数据分析表明:

1)截至 3 月 20 日 7:00 左右,已有 13491 个地址申领了空投,申领总量达到 1.2437 亿枚 APE,占空投总量的 82.91%。前 3 个小时为申领高峰期,累计完成总空投进度的 43.66%。

2)流动性变化带来的价格影响也在短时间内发生。开盘 3 小时 APE 达到 10.61 美元,涨幅约为 33%。到第 5 个小时,随著申领地址和申领代币数量趋于稳定,交易次数也逐渐稳定,价格则达到了 13.36 美元,与均值接近,APE 的价值共识基础或在此时已基本形成。

3)Binance 是目前主力交易市场,占二级总交易量的 51.43% 其次,BKEX、Coinbase、Huobi Global、Gate.io、OKX、KuCoin、FTX 等 CEX 也占据了较高的交易份额,都大于 1.5%。

4)余额在 300 万 APE 以下的地址为普通用户地址的可能性较高,这些地址基本没有在早于公开申领日期前获得 APE 的交易记录。其中余额在 100 万 APE 至 300 万 APE 之间的地址有 15 个,相当于拥有 100 个以上的 BAYC;余额在 10 万 APE 至 100 万 APE 的地址有 123 个,相当于拥有 10 个以上的 BAYC;余额在 1 万 APE 至 10 万 APE 之间的地址有 683 个,相当于至少拥有 1 个 BAYC。

5)余额最多的 500 个地址的总余额为 9.43 亿 APE,占总发行量的 94.35%。余额最多的 100 个地址的总余额约 5.34 亿 APE,占发行总量的 53.35%。即约 100 个地址垄断了一半的供应量,筹码较为集中。

6)16 日至 19 日期间,BAYC 和 MAYC 的交易人数超过往常,且卖方地址数大多高于同期买方地址数,这可能表明,在此期间,获利用户选择卖出 NFT 的数量多于有购买意愿的人数。

7)在空投前后,BAYC 持有量前 100 的地址(简称 Top 100)的总持有数量占 BAYC 总发行量的比例从 9.89% 下降至 9.33%,即有巨鲸用户在空投前卖出了一些 NFT。

8)选择是空投前买入或卖出 NFT 的行为与用户对空投价值较市场价格的溢价预期有直接关系。根据统计,3 月 16 日的地板价约为 100 ETH,相当于 27.71 万美元,高於单个 NFT 的最大空投价值。在空投前后以地板价买入 BAYC 是有套利空间的。目前这一空间仍然存在。

9)APE 的发行对提振短期市场交易活跃度有正面影响,但这种影响的持续时间非常短暂。而且 APE 的影响范围也是有限的,只局限于有空投预期的项目。

根据 APE 的经济模型,其总供应量为 10 亿枚,空投总量为 1.5 亿枚。Dune Analytics 的数据显示,截至 3 月 20  日 7:00 [1] 左右,已有 13491 个地址申领了空投,申领总量达到 1.2437 亿 APE,占空投总量的 82.91%。

从申领空投的时间分布来看,总体呈幂次下降的形态。前 3 个小时为申领高峰期,其中,第 1 个小时内,申领地址就达到了 3095 个,申领总量达到了 3150.94 万 APE,约占空投总量的 21.01%;第 2 个小时内,申领地址为 2350 个,申领总量达到 2223.13 万 APE,约占空投总量的 14.82%;第 3 个小时内,申领地址为 1342 个,申领总量达到 1174.46 万 APE,约占空投总量的 7.83%。也即,前 3 个小时累计完成总空投进度的 43.66%,到第 5 个小时,累计申领总额已经达到总空投进度的 52.76%。

可见,用户申领空投的速度很快,其影响之一是,由流动性变化带来的价格影响也在短时间内发生。根据 DEX 每小时的交易情况来看,空投刚开始的前 3 个小时,交易次数高于此后的时刻,分别达到了 6515 次、5228 次和 3917 次,且远高于最近 3 天平均 1333 次的水平。强烈的市场需求将 APE 的价格从 7.98 美元快速推高至 10.61 美元,3 小时内涨幅约为 33%。到第 5 个小时,随著申领地址和申领代币数量趋于稳定,交易次数也逐渐稳定至 1600 次左右,而价格则达到了 13.36 美元,距开盘的涨幅约为 67.42%。这是 APE 价格的第一个峰值,且与最近 3 天平均 12.75 美元的水平接近,APE 的价值共识基础或在此时已基本形成。

此后 APE 的价格在 18 日迎来了第二个峰值,18 日 3:00 的价格约为 18.97 美元,这次峰值也是由短期内较大交易需求推动的,在稍早前的 0:00-2:00 期间,APE 每小时的交易次数都在 3200 次以上。APE 在 18 日的 12:00 形成了第三个价格峰值,约为 15.74 美元,这同样是由交易需求推动的,在稍早的 7:00-11:00 期间,APE 每小时的交易次数平均在 2280 次左右,最高超过了 3000 次。而此后 APE 的价格则在 13 美元至 14.5 美元的区间内运行,同期每小时交易次数也基本稳定在 700 次左右。此时价值共识基本达成,如果要推动价格大幅上涨或下跌,则需要更长时间内更高的交易需求来推动。

除了 DEX 以外,多个 CEX 也是 APE 的主力交易市场。比如,Binance 在 20 日的日交易额就达到了 8.32 亿美元,占二级总交易量的 51.43%,是 APE 目前最大的交易市场。其次,BKEX、Coinbase、Huobi Global、Gate.io、OKX、KuCoin、FTX 也占据了一定的交易份额,日交易量基本超过 3000 万美元,交易额占比都在 1.5% 以上。

根据空投规则,如果拥有一个 Bored Ape 的 NFT,可以获得 10094 枚 APE,按照统计时 11.72 美元的价格折算,相当于 11.83 万美元,如果还有一个 Kennel Club 的 NFT 与之配对,则可获得 10950 APE,折合约 12.83 万美元。如果拥有一个 Mutant Ape 的 NFT,可以获得 2042 APE,折合约 2.39 万美元,如果还有一个 Kennel Club 的 NFT 与之配对,则可获得 2898 APE,折合 3.40 万美元。可以看到,Bored Ape 的持有者是此次空投的主要受益者。

在余额排名前 1000 名的地址中,APE 的筹码分布较为集中。其中,余额超 2000 万 APE 的地址有 2 个,一个是空投地址,一个是 Binance 的钱包地址。余额在 1000 万 APE 至 2000 万 APE 的地址有 1 个,从交易记录来看,该地址早在 3 月 12 日就转入了 1 APE,早于公开申领日期。其次,余额在 500 万 APE 至 1000 万 APE 之间的地址有 53 个,但这些地址基本都在 2 月 24 日、3 月 3 日、3 月 12 日、3 月 15 日等早于公开申领日期的时候就转入了至少 1 APE 。这些地址由于未被标记,无法判断是巨鲸用户还是官方测试地址等其他类型的地址。假设这些地址为巨鲸用户的话,那么存在 50 多个地址持有约 495 个 BAYC,筹码聚集程度将超过预期。与之情况类似的还有余额在 300 万 APE 至 500 万 APE 之间的 123 个地址。

余额在 300 万 APE 以下的地址为普通用户地址的可能性较高,这些地址基本没有在早于公开申领日期前获得 APE 的交易记录。根据统计,余额在 100 万 APE 至 300 万 APE 之间的地址有 15 个。按照一个 BAYC 可申领 10094 APE 来计算,相当于拥有 100 个 BAYC 的真实巨鲸至少有 15 个,其中最多可能拥有 297 个 BAYC。另外,余额在 10 万 APE 至 100 万 APE 的地址有 123 个,这些地址也相当于拥有 10 个 BAYC 以上,按照市场价估计,这些地址也可算是巨鲸了。余额在 1 万 APE 至 10 万 APE 之间的地址数量则相对多得多,在余额排名前 1000 个地址中共有 683 个,这些地址相当于至少拥有 1 个 BAYC。

余额最多的 1000 个地址的总余额约为 9.57 亿 APE,占总发行量的 95.71%。余额最多的 500 个地址的总余额为 9.43 亿 APE,占总发行量的 94.35%。余额最多的 100 个地址的总余额约 5.34 亿 APE,占发行总量的 53.35%。余额最多的 10 个地址的总余额 1.01 亿 APE,占发行总量的 10.11%。可以看到,差不多 100 个地址垄断了一半的供应量,筹码较为集中。

对 APE 空投的乐观预期带动了 BAYC 和 MAYC 的交易。根据统计,16 日至 19 日期间,这两种 NFT 的交易人数超过往常,且卖方地址数大多高于同期买方地址数,这可能表明,在此期间,少部分用户在市场上收集 NFT 以获得更多空投。以 BAYC 来说,16 日至 19 日期间的买方地址数分别为 50 个、147 个、66 个、54 个,高于最近 30 天日均 45 个的水平,同期卖方地址数分别为 54 个、157 个、78 个、62 个,高于最近 30 天日均 47 个的水平。

而且,期间每天的卖方地址数都比买方地址多出 4 – 10 个。而在 2 月份,日均买方地址只有 23.80 个,卖方地址也只有 23.75 个,单日买卖地址数基本持平,即使单日卖方地址更多,也不超过 4 个。MAYC 的情况也类似。

BAYC 总持有地址数量的变化也可以从侧面印证一点,即近期市场上的筹码有集中的趋势。根据统计,3 月 16 日,总持有地址数为 6383 个,而 17 日,这一数字下降至 6363,18 日进一步下降至 6351 个。截至统计日,总持有地址数为 6354 个,仍然较空投前减少近 30 个。那么,是什么样的用户于空投前后在市场上收集 NFT 呢?

在空投前后,BAYC 持有量前 100 的地址(简称 Top 100)的总持有数量占 BAYC 总发行量的比例从 16 日的 9.89% 下降至 17 日当天的 9.33%,随后略微上升,截至统计日,这一比例约为 9.74%。这种变化意味著,在空投当天,Top 100 地址的总持有量较前一日减少了 56 个。换言之,有巨鲸用户在空投前卖出了一些 NFT。由于此次空投给 BAYC 用户的代币数量远远高于 MAYC,也即空投对 BAYC 的影响相对更显著,因此,BAYC 的这些变化并没有明显反应在 MAYC 中。

选择是空投前买入或卖出 NFT 的行为与用户对空投价值较市场价格的溢价预期有直接关系,如果预期空投价值将高于 BAYC 价格,那么选择持有 BAYC 的机率更大,反之,则可以选择卖出 BAYC 以提前获利。

以 BAYC 为例,根据统计,3 月 16 日的地板价约为 100 ETH,按照当日 1 ETH = 2771.76 美元的价格换算,相当于 27.71 万美元。而在 20 日 7:00 以前,1 个 BAYC 获得的空投总价值的最大值约为 19.15 万美元,中位数约为 13.39 万美元。

即使是在 17 日,BAYC 的地板价下降至 84.99 ETH,按照当天 1 ETH = 2817.40 美元的价格换算,相当于 23.95 万美元,仍然高於单个 NFT 的空投最大值。从这个角度看,在空投前后以地板价买入 BAYC 是有套利空间的。而且,由于目前空投尚未结束,也即仍有 BAYC 或 MAYC 用户没有申领 APE,因此理论套利空间仍然存在,这或是目前 BAYC 二级市场地板价仍然高企,交易仍然高度活跃的一个原因。

APE 究竟能为稍显沉寂的 NFT 市场带来多大影响?根据  NFTGo 的统计,NFT 市场的日交易额已经从 3 月 18 日的 2.11 亿美元下降至 3 月 21 日的 1.73 亿 美元,降幅约为 18%。即使是 18 日创造的近期高点,也仅与 2 月底的日交易额相当,远远低于今年年初创造的日交易 10 亿美元规模。可以说,APE 的发行对提振短期市场交易活跃度有正面影响,但这种影响的持续时间非常短暂,并且尚不能定义为颠覆性的影响。

不过,APE 的发行为其他 NFT 项目带来了空投预期,这些预期带动了近期相关 NFT 的成交价格。 

根据 Dune Analytics 的数据,比如 Azuki,其 3 月 20 日的地板价约为 12.81 ETH,较 3 月 17 日的 9 ETH 上涨了近 30%;3Landers 在 3 月 19 日创造了地板价的短期高点,约为 2 ETH,较 3 月 17 日的 1.6 ETH 上涨了 25%;Meebits 在 3 月 19 日同样创造了地板价的短期高点,约为 5.9 ETH,较 3 月 17  日的 4.48 ETH 上涨了 32%。这些项目当前的地板价已经有所回落。同时,还有大量 NFT 项目并未受此影响,比如 Cool Cats、DourDarcels、WonderPals。可见,APE 的影响范围也是有限的,只局限于有空投预期的项目。

[1] 除特殊说明外,本文的时刻均为 UTC 0 的时刻。